一叶扁舟敛波滟

鸠占鹊巢抢了染染号的敛子一只

或许应该写点什么了😌😌😌

浅巷墨漓°:

Monuriki~:

微博上看到的,这组简直太撩人😍发上来让大家舔屏😂

红铃铛:

小剧场之《饱饱对萝卜糕的执念》(≧∇≦)

【副八】护肤品

此刻宝宝只感觉无话可说,感觉怪怪的
宝宝说不出话来惹。。。。😂😂😂😂

小冰ice:

南方小年啦,码个段子庆祝下

不要吐槽我段子为啥跟过年没关系。。。_(:з」∠)_




尹新月自觉在护肤这块上无人可出其右,她是北平大家出来的,什么好东西没用过,左手雪花膏,右手珍珠粉,蜜丝佛陀和丹琪的唇膏、西蒙香粉蜜、司丹康美发霜,国人的洋人的都没少往脸上抹,涂得小脸水当当白嫩嫩还不够,末了还要喷上点花露水,娉婷袅娜香气袭人,妙眸一眨丹唇一勾,摄了多少男人心魄。

 

直到她遇到了齐八。

 

齐八回了长沙,貂子皮一脱,那脸那手,水水嫩嫩白皙可人,竟是比她自己保养来的还要好。这下新月可就好奇了,你说齐八一个大男人家的,还时不时跟着一起去地底下转悠一圈的,这皮肤怎么可能这么好呢?定是用了什么法子的。

新月好奇就偷着去单独问过齐八,可齐八却一脸讶异,说自己什么都没用过呀,还说自己哪儿能跟嫂夫人您比呐,您那是天生丽质貌比天仙。

新月一边面上笑嘻嘻承着,一边心里觉得这种女儿家的事儿,齐八定是不愿说才这么敷衍她的。可把新月好奇坏了,又气鼓鼓不能明说,每次看到齐八来张府这心里都跟猫挠似的痒痒。

 

实在憋不住了,就背着人唤了听奴来,让人跟着八爷偷偷回去,还仔仔细细嘱托了一遍,要把八爷早晚吃什么,用了什么,涂过什么都记下,第二天来跟她汇报。

 

听奴点点头记住了,在齐八香堂外裹着大衣呆了一晚上,第二天晌午才回去。

新月就问她,齐八昨晚吃了什么早上起来用的什么保养的啊。

听奴脸通红,说话都支支吾吾,说是昨晚张副官去了齐八家,折。。。折腾了一晚上,她回来的时候齐八还没起得来。

新月愣了愣,接受得到也快,想她北平大小姐,南风有什么可奇怪的,我在北平见多了。便让听奴继续去听墙角,势必要把齐八的保养秘密给倒腾出来。

听奴得了令,便裹紧大衣继续听。

可谁知,这副官天天往齐八家奔,比早上来张府报到还勤快,听奴一连蹲了好几天,天天如此,倒是把自己臊得都不敢去瞧副官跟八爷了。

 

新月没办法,就自个儿在那儿瞎琢磨。

这齐老八天天跟人颠鸾倒凤第二天都起不来的,怕是真还没什么时间用护肤品了,可他夜夜如此还能皮肤白皙水嫩,难道。。。

新月越想越觉得有道理,决定当晚就尝试一下。

张启山一连三天没出过房间门。




《日日与君好》预售说明:点我点我点我看具体本子内容

《日日与君好》预售链接:客官真的不准备上车么诚意满满良心车


等等蘑菇:

叮当咚咚当当

葫芦娃~

叮当咚咚当当

本领大

啦啦啦啦~

陈伟霆还会喷火吼吼吼

眠狼:

老九门电视剧同人《归》
昨晚画完太困了所以LOF这里忘记发。……画到最后已经是梦游的状态了。比较遗憾的是没画到张副官,剧里的造型都不错,外形上最喜欢的是眼镜加持的八爷,性格上比较喜欢世外高人一般的二爷,全剧最可爱的是张副官和尹新月,然后从头帅到位的是张启山……不过最开始满脸我最牛逼都让开的佛爷让我看剧的时候一直犯困(……),直到尹新月出现,佛爷总算鲜活起来(懵逼脸太可爱了),俩人的互动也很有火花,我觉得一个角色能够遇上一个——让他这个角色本身有改变、有成长的的另一个角色,是件很有爱的事,当然从我这个观众角度来说,仿佛就有种莫名的CP感。……比如华福、比如盾铁、比如蛋哈……(咦我扯到哪去了)回到正题,最后突然变成抗日神剧的结尾实在太遗憾了,所以画同人的时候就考虑画重聚,私心加了八爷进去(纯粹想画他2333),各位看的愉快。

【启月】小番外之情人节

话说敛子写了什么?敛子也不知道╮(╯_╰)╭

朦朦胧胧的一篇,怎么说也是心意,各位小天使明白敛子的心意就行了

情人节快乐,么么哒

――――――分割线――――――

尹新月坐在咖啡厅的一角微有些无聊的搅着手里那一杯半凉的咖啡

桌子上的作业被冷落的放在一边

透过玻璃窗以及飘飘扬扬的碎雪映着一对对笑靥如花的小年轻

尹新月撇了撇嘴拿起快被搅卸了汤的咖啡泯了一口

又回头看了一眼屋内

只有她一个人

原因很简单,这家咖啡厅门口放着一个牌子

上面赫然几个大字

情侣勿入,虐狗勿进

。。。

自己这是作什么?寝室的那个两丫头都颠颠的出去约会了

她一个人呆在寝室不好么?出来瞎混个什么?!现在好了,被一群不认识的人直接间接的泼了一头又一头的狗粮。

有些无语的塞上耳机

拿起笔又写了两个字

耳边缭绕着低沉好听的女声

似乎被泼狗粮的事也远了


갖지 못할까 

不能拥有你

두려워했던

感到害怕

。。。。


刚唱上两句耳机被人扯走一个,紧接着凑上来的是一人冷热交加的气息

“听什么呢?”

尹新月俏脸一红瞟了一眼耳边的男人

“张启山你发什么疯?你来干什么?”

张启山晃了晃手里的作业作为对尹新月问题的回答,坐在尹新月对面

要了一杯咖啡轻轻的转着


아이 같은 난 

这如同孩提一般的模样

네 앞에선 그래

只会在你面前显露

。。。

“怎么,被人泼了一路狗粮吧?!”

尹新月又泯了一口咖啡调笑道

“是啊,不过我觉得我应该很快就能把角色调换了。”

尹新月一愣,仿佛被人锤了一拳,讶异的看了张启山一眼

“你行啊,有对象了?谁啊?”

尹新月本就是随口一问,却不想张启山竟然脸颊飘上两抹可疑的微红


불안해했던 

感到不安害怕

참 바보 같은 난

这像傻瓜一样的模样

너에게만 그래

只在你面前会显露


“她呀。”

张启山眯着眼睛想了一会

盯着尹新月道

“个子不太高,大眼睛,双眼皮,小圆脸,小小的一只。很可爱。

而且她也喜欢我,但她貌似不知道。傻乎乎的。”


발버둥 쳐봐도 

挣扎抵抗

끝이라는 걸 

此刻已经结束

나는 느꼈나 봐

我早就知道了


尹新月眨了眨眼睛

“那。。不错呀。你打算什么时候动手?”

“现在。”

“现在?!她在这个屋子里?!”

张启山点了点头,尹新月环顾四周一圈,一愣

回过头就看见张启山笑眯眯的看着她

。。。

个子不太高,大眼睛,双眼皮,圆脸,小小的一只。

。。。

尹新月低头看了自己一眼,这才想起来他是看着自己说的。。

尹新月一下反应过来

脸憋的通红


너무 다른 우릴 

虽然我们有些不同

모르기로 했어

对于彼此几近一无所知

꽃을 닮아서 

但你如花朵般绽放

향기로웠던 

香气四溢

너를 보는 걸 좋아했었나 봐

哪怕只是看着我亦满心欢喜


最后憋出三个字

“你耍我!!!”

张启山笑脸一僵,叹了口气

“我喜欢你。”

尹新月发誓这四个字是张启山一口气叹出来的

尹新月狐疑的看着张启山

“你是被一路的狗粮砸傻了?”

张启山摇了摇头

从自己的笔记本里抽出一片风干的玫瑰花瓣书签

递给尹新月


그냥 그랬었지

就是这样

네가 좋았었어

喜欢你


撩人的男声绕的尹新月心痒

深色的书签隆重的深沉

张启山半边脸映着洁白的雪光,半边脸映着淡黄的灯光

尹新月看的心痒

一把扯下另一耳的耳机

看了一眼他手里的玫瑰书签

懵了。


Just one belief

Really wanna take your heart

Beacause my night is like your day

I wanna be a child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

尹新月貌似下了一个天大的决定

低下头开始默默的收拾书本

最后起身看着张启山

“走啊。”

“去哪?”

“我怎么知道?”

“那为什么要走?”

“你没看见门口写的吗?情侣勿入。”

张启山愣了三秒,笑了


Never again

This love

This love

Never again

This love

This love……

悠长的结尾被遗忘在耳机里

风干的书签被珍藏在夹层里

张启山扯着尹新月的手揣进兜里

笑出一口大白牙


我滴妈妈呀情人节了!!
是不是应该发篇小番外庆祝一下下
不过话说回来敛子一个单身狗过什么情人节😯😯😯

【启月】小番外之元宵节

外面的雪大多都已经化了,只余点点已经泛黑的雪渣混着未扫尽的鞭炮壳子随着往来的汽车四下飞散

大小姐又一次费劲巴拉的把自己夫君从成山的公文中拉出来

“启山!启山!今天元宵耶!晚上陪我去看花灯嘛!”

张启山看着一身粉的大小姐,多少有些讶异

不挑应景的衣服了?

此刻的大佛爷应该是忘了,当初被他扯成块状的衣服了

“元旦和大年夜都被你糊弄过去了,今儿元宵,你可必须陪我出去!”

尹新月站在办公桌的另一半,随手拿起一个文件夹轻轻戳了戳张启山

张启山一愣

这算是记仇还是长记性了

笑着拿过她手里的文件夹,翻开看了一眼

“是吗?可是为什么为夫记得当时夫人可并不觉得为夫在糊弄你。”

尹新月立刻羞红了脸

“那哪是……

哎呀,张启山别说那些没用的,你就说你到底是去还是不去!”

张启山一愣,看了看前面气鼓鼓的大小姐

又看了看桌子上一摞摞的公文

算了算了,陪陪她吧

本就是爱闹的大小姐,这些日子着实把她闷坏了

张启山笑了笑

“好吧。今天晚上陪你出去看花灯。”

这下尹新月有些懵,这什么情况?

这么干脆?

“为什么……这么干脆?真的陪我出去?”

说完这句话大小姐就后悔了,万一他只是说说,那自己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挖坑吗?

但张启山却回了她一句,差点把她气到翻白眼的话

“张府还没有穷到要省菜钱的地步。”

尹新月白了他一眼

然后就立刻踩着高跟鞋哒哒的走了

以防万一。。

――――――分割线――――――

终于,大小姐终于如愿以偿的和张大佛爷出来逛夜景了。

华灯初上,

各式各样的花灯迷不了大小姐的眼

但各式各样的小吃却是迷了大小姐的嘴

“启山启山!你看你看!!……”

尹新月就像是一只刚出了笼的小鸟,叽叽喳喳的完全停不下来,

张启山突然就想起之前那个被陈皮杀了的四爷家里那只不幸的鹦鹉

因为平日里的杀伐以及身上穷奇的那与生俱来遮天盖日的煞气

一般的动物见了他恨不得立刻脚下生缝的钻进去

也就那只三寸丁敢咬他衣服要骨头

那日他见了四爷带的那只鹦鹉,就鬼迷心窍般想去逗一逗

而那只鹦鹉自然不是三寸丁哪种灵物

结果,他刚冲着它迈出三步,它就开始跟要被杀了似的乱叫,张启山被吵的头疼

就瞪了那鹦鹉一眼,然后那鹦鹉就立刻住口了

但是,从那之后那鹦鹉就再也没叫过

最后四爷把它丢了喂狗的时候,它都没叫一声

自此之后,九门之中除了吴老狗以外的人再也不敢带着动物出现在他面前

张启山一想起来当时九门其他当家人看见鹦鹉被他瞪了之后立即闭嘴时的表情

以及知道那鹦鹉被喂了狗都没叫一声之后的表情

他一想起来就想笑,现在想想都奇怪当时是怎么憋住不笑的呢?

尹新月看着张启山若有若无的笑意

好奇的紧

张启山也不隐瞒,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她

结果大小姐笑的腰都快直不起来了

“佛……佛爷,哎呦……我的大佛爷,您……您可真是好样的。”

尹新月一边抹着眼角笑出来的眼泪,一边扯着他的手臂乱晃,一边还不忘调侃他

张启山也陪着她一起笑,由着她胡闹

笑够了,尹新月又一次投入到各式各样的小吃里

张启山由着尹新月拉着他半跑半走的穿过一个个小铺子,手里拎着她没吃完的小吃,享受着这来之不易的安宁

“启山启山!!你看!灯谜!”

张启山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大小姐拉到了灯谜摊子前

摊主是一个年过花甲的老头,笑起来的时候,一条条苍老的皱纹缓缓舒展开来,貌似一朵盛开的菊花

张启山愣了愣

“怎么,你还要猜灯谜啊?!”

“对啊!怎么,不行吗?”

张启山蹙了蹙眉头,刚欲开口说话

就感觉一只小手爬上了自己的脸,抚平了他皱起的眉头

张启山低头一看,大小姐费力的踮起脚摸着他的眉头

“你这个习惯不好,得改。”

五彩斑斓的灯光照在大小姐半边脸颊上,但却亮不过她灿若星河的眸子

张启山有些痴了

一个“不”字儿

半个卡在嘴边,半个卡在喉咙里

愣是没说出来

张启山扯下大小姐的手,握在手里

又扭了扭她的半边脸

无奈笑了笑

“好好好,都听你的还不行吗?小祖宗。”

尹新月乐呵呵的随手一指,翻了一面灯谜过来

“花儿像个漏管,花中西施名传。

每当春季开放,彩霞映红满山。

(打一花名)”

尹新月一愣

随即轻声道

“白居易曾在《山石榴,寄元九》中作

‘闲折二枝持在手,细看不似人间有,

花中此物是西施,鞭蓉芍药皆嫫母’……”

说着说着就停了

“还有最后一句红满山……映山红。”

张启山很是时候的轻轻补上一句,又微一思索

回头问道

“谜底可是杜鹃花?”

立刻老人就笑着称是,苍老的脸上立刻盛开了一朵菊花

尹新月讶异的看着张启山

撇了撇嘴

真是打脸,明明是她先要来猜灯谜的

最后自己没猜到,反而叫他猜了去

只想到了西施,却忘了前面的杜鹃。

果然,脑子老是不用真的是会生锈的。

这时张启山突然对她道

“等过一段时间,到了四五月的时候带你去长沙南边的郊外看看杜鹃花,那个时候的杜鹃花是最好的,比岳麓山上的都漂亮,你一定喜欢。”

“真的吗?!太好了!启山万岁!”

尹新月立刻就忘了刚刚的打脸,跳起来勾着张启山的脖子挂在他身上撒娇

张启山没料到这一下,忙揽了她的腰免得她掉下去

大小姐本就生的极美,此时带了雀跃的神色,更显灵气逼人。

张启山看的心痒忍不住低头用鼻尖蹭了蹭她柔软的脸颊

随即拍了拍她的小脑袋,示意她下来

正要抬脚离开,转身就听老人唤住了他们。

老者递过来一张纸,笑眯眯地道

“猜灯谜猜对啦,送您五个字。”

张启山眼中讶然的神色一闪即逝,他甚少参加这种猜灯谜的游戏,自然也没想到接受猜中谜底的奖励。

尹新月却甚为自然地道谢,刚欲伸手接过,就被张启山拿走了

张启山展开一看,便见五个端端正正的楷字。

掬水月在手。

张启山一愣

尹新月却是急的够呛,张启山比他高了一头不止,张启山把手举的有些高,她跳起来都看不到,看到张启山一愣,本就是好热闹的主,这下心里更是痒的很

张启山很快反应过来随即抬头对老者颔首道谢,便揽着尹新月小小的身子转身离去。

老者看着一男一女两个身影离开,心知对方已明白这五个字的含义,于是灿烂的笑意又渐渐漫上了鹤白的发。

“启山!刚刚那位给了你什么啊?!”

“哦……没什么,几个字而已。”

“我知道,那是什么字啊?”

张启山步子一停低头对着尹新月笑了笑

“他夸你来着。”

“啊?夸我?夸我什么?”

张启山再次笑而不语,由着小人儿在自己怀里乱蹭耍赖,就是不再发一言

掬水月在手

曰:掌上明珠。

――――――分割线――――――

(此处的鹦鹉梗来源于某位小天使的图片😂😂😂)

各位小天使元宵节快乐,么么哒


【启月】云在青山月在天15

尹寒是被张启山抱走的,因为她实在是太累了

当她醒了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搭好的帐篷又低头看了一眼已经包扎好的腰部

心中暗骂,伤哪不好,非得伤怎么个不上不下的地方

轻轻解开纱布,发现伤口已经半结痂了

不由得感叹自己的愈合能力真是强

尹寒脱下衣服用绳子一绑,找了块石头把绳子一压,把满是泥沙的衣服扔进水里一泡

起身跳进了河里,冰凉的河水贴着肌肤抽走她身体里的温度

看了看手里满是泥沙的珠子

她轻轻放在水里洗干净,突然身体一僵,珠子上面的纹路随水波而动,像是活的一般

尹寒大脑混混僵僵不愿多想

干脆不管,索性连头发也一起散了躺在河里随波逐流

躺了一会,耳畔传来脚步声

尹寒一愣,头不抬眼不睁

“醒了?”

“你怎么下水了?不怕伤口感染吗?”

尹寒皱了皱眉头,随即一笑,在水里翻了个身后,微微直起身子向上浮了一点

抬头笑着看向岸边的张启山

乌黑的长发贴在洁白的肌肤上、散在水里,胸前的洁白若隐若现

小小的脸蛋,一双乘着笑意的眸子映着水光,媚的活像一只勾魂的小妖精

张启山一愣喉结忍不住上下一滚

有些尴尬的扭过头

尹寒看着他这窘迫样

笑的越发欢了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转过身去,我要出来了。”

少女轻灵的嗓音带着笑意,明媚的像是三月的春风

张启山赶忙压下心中的绮念,乖乖背过身去,再不肯往湖那边看一眼

尹寒披衣带水的走出来,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了下去

随便找了一件外衣披在头上

张启山低下身子看着尹寒轻语

“还是太累?”

尹寒摇摇头,复又点点头

只管握紧手中的珠子眼瞅着河面,也不去擦拭一头乌黑的长发。

张启山在她身边坐下,尹寒以为他会说什么,但他什么都没说一直沉默不语,而尹寒也不想说什么,就靠在他肩,上俩人就这么坐着傻望着河面发呆。

张启山最开始想帮尹寒擦头发来着,可又怕自己手下没分寸扯痛了她,只好悻悻作罢

可肩上传来阵阵湿意,鼻尖缭绕着比平日要浓郁几分的香味

怨不得他意马心猿

最后他开口说了句

“我去河里洗下。”就逃也似的走了

尹寒由于脑袋一片混乱,倒是没发现某人的不对,只低低的应了一声

就闭上眼睛往后一躺

耳边听到他脱衣服的声音、以及走进河里“哗啦哗啦”的声音

身子还是太累,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不知道过了多久尹寒听到齐铁嘴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您怎么躺在这啊?”

睁眼向着身边看去,齐铁嘴已经在她身边坐下,冲着他微微一笑尹寒慢慢坐起身子。

“您手里攥着的是什么啊?”

尹寒一愣,笑着摇了摇头也没说话

伸开手将两颗珠子递给齐铁嘴说道“它们在水里就像活的一样,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看花了眼。”

齐铁嘴讶异的看了尹寒一眼,又看了眼两颗珠子,拿起珠子向着河边走去,他将手放进河里而后身子一个颤抖。

尹寒见了,知道她没有看花眼。身子再次向后仰卧想躺下。

脑袋就被一只大手挡住,继而落在了某人的腿上,不消说也知道腿的主人是谁。

尹寒仰头看了眼张启山

“这么快?”

张启山没说话,似是有些不悦

尹寒撇了撇嘴只是用眼睛盯着河边的齐铁嘴。

张启山横抱起尹寒往齐铁嘴那里走去,不知道什么时候下水的张日山很是奇怪地向着尹寒和张启山看来一眼,而后淌着水向着齐铁嘴走去

他们三个注视着那两颗再次放进水中的珠子。

“这东西只怕是眼珠,钩蛇的眼珠,那家伙的眼眶处是下陷的,它不是没有眼睛而是眼睛长在它的脑袋里。这珠子在水里就像是活的一样。”

张日山呼出口气说道

“先收好吧,说不准什么时候能派上用场。”

“咱们还是找个地方歇歇脚吧,就这么在这也不是个办法。”

几人经过一番商讨决定还是依照齐铁嘴的提议去附近找一找有没有可以歇脚的客栈又或者是什么农家院

今晚的月亮分外的圆,也格外的亮再加上张家人夜中视物的本领

几人索性不打手电就这么走着

但尹寒就没那么轻松了,她的腰受了伤刚刚又沾了水,说是半结痂但也经不住她这么瞎折腾

走两步就痛的直呲牙

在她正考虑要不要求助张启山的时候

路边突然一阵窸窸窣窣忽的就冒出来一个半大不大的小姑娘

那小姑娘的相貌十分端正,一张清丽的瓜子脸,秀眉凤目玉颊樱唇,虽是穿着普通的荆钗布裙,却衬得她整个人越发清丽

看上去年岁与尹寒相差无几,容貌自然比不上尹寒的天人之姿,但那小姑娘眼中的明亮和清澈却是尹寒所没有的,这样的一个人任谁都生不出半分厌恶来

不过再漂亮的人半夜三更突然窜出来,任谁都要吓一跳

后来一经介绍才发现原来这小姑娘是这附近的人

家里正好开了一家客栈,这是买完菜刚回来

听了这些之后,尹寒对于这个小姑娘好感更进一步

“那……我叫尹寒,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我叫小玉。”

――――――分割线――――――
我们大小姐依旧是撩佛小能手😄😄😄😄

明天十五,各位小天使是要看小番外还是云在青山月在天呢?

大概是小番外吧😄😄😄,么么哒